当前位置:主页 > 伊犁新闻 >

演艺人员面向粉丝进行商业集资将受行业自律惩戒 专家

发布日期:2021-05-28 21:26   来源:未知   阅读:

    ● 资本通过节目发现偶像,偶像接受大批粉丝,而这些粉丝终极成为资本攫取利益的工具

    ● 应尽快改变唯流量论的艺人和节目评估系统,树立以专业技能、社会义务等为指标的多元评估体系,抑制资本无底线扩展的势头

    ● 学校和家长应当联手对青少年加强领导和教诲,帮助他们健全人格和心智,建立正确的“三观”,避免被资本驱动下的粉丝经济所绑架,丧失独破判断的能力

    □ 法治日报全媒体记者 韩丹东

    □ 实习生 陈?琪

    5月12日,针对近期个别综艺选秀节目引发的“集资打投”“倒奶事件”等乱象,袒露出适度消费、非理性“应援”等问题,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一则重要布告,表示将惩戒面向粉丝集资和收受粉丝集资财物的演艺人员及其所属经纪机构或工作室。

    近年来,选秀节目产生了良多流量艺人,“集资打投”便成了他们出道的唯一办法,有些粉丝团体的集资甚至高达数百万元,加之极度的浪费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引起网友的探讨和关注。

    选秀机制唯流量论

    粉丝沦为牟利工具

    前不久,一段粉丝因“集资打投”购买大量牛奶,并将其倒入深坑的视频在网络上疯传,激发网民对“饭圈”奢靡之风的愤怒和谴责。

    倒奶事发地位于西安市临潼区的某一村落。“倒一箱奶一块钱。”当地村民表现,他们是受老板雇佣才将已开盖的牛奶倒进深坑中,“公司只收瓶盖,上面有二维码”。

    粉丝拿到二维码才华为偶像打榜投票,送偶像出道,但粉丝拿到的二维码越多,就象征着无奈处理的牛奶越多。村民称,几乎全村的人都被雇去倒奶了,连续倒了四五天。对此,有网友唏嘘:“曾经的选秀是民选偶像出道,当初的选秀是资本幕后操控。”

    自2005年“选秀元年”起,综艺选秀已历经10余年发展。随着播出平台从电视走向互联网,选秀规则也在一直变革。

    在早期的电视选秀节目中,观众以发送手机短信的形式为支持的选手投票,每位观众只能发送一条短信,节目评审对选手的去留存在举足轻重的作用。

    而在当初的综艺选秀中,评审角色被淡化,导师只负责在专业上引导练习生,无权决定练习生的去留,粉丝投票的各榜单排名成为出道的唯一衡量标准。只有花钱就能无上限投票的规则设定,让偶像出道沦为了一场无休止的金钱之战。

    “很多平台在推出选秀类综艺节目时,都会有意无意地向粉丝传递出一个讯息,即艺人价值取决于粉丝数量及其破费才干,从而误导粉丝盲目追求流量,甚至进行数据造假,破坏畸形的行业竞争秩序。”中国传媒大学文化产业管理学院法律系主任郑宁说,近年来,在资本和平台的利益裹挟之下,在流量至上的错误导向下,饭圈文明已经浮现了畸形化倾向,始终挑战着法律和道德的底线。

    上海恒衍达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艳辉认为,当下综艺选秀节目机制存在的最主要问题,就是面向粉丝集资和收受粉丝集资财物的行为。而这个问题的核心切实是资本的力量,从本质上来讲,就是资本通过节目发明偶像,偶像接收大量粉丝,而这些粉丝最终成为资本牟取利益的工具。

    盲目追星不辨长短

    饭圈文化走向畸形

    王艳辉以为,娱乐综艺缺乏监管,导致资本操纵节目规矩,资方联手支援商、平台、节目组对粉丝动员了全方位的“围剿”,以牟取利益。

    智研咨询发布的粉丝考核显示,粉丝年龄越小,追偶像团体的人越多。超过六成的“00后”追星对象为偶像集团;超过25%的“00后”经常为偶像花钱,位列各年事段粉丝第一;近15%的“00后”每月为追星花费5000元以上,仅次于经济收入牢固的“60后”。

    “我有时候会悄悄拿我妈的手机给‘爱豆’花钱,她不怎么看手机,所以个别不会被创造。”某小学六年级学生李欣欣(化名)说。

    “我从初中开始就有攒钱的习惯了,压岁钱和父母给我的零花钱都会攒下来,追星的钱就从那里拿。”某高中二年级学生张雪(化名)说。

    “我把本人在其余地方的开销都尽可能地省下来,有时候把下半个月的饭钱都打出去了,那我就去做些兼职,或者向我爸再要点。”某大学一年级学生王冰洁(化名)说。

    对此,郑宁表示:“一些粉丝为了让自己崇拜的偶像怀才不遇,即便囊中羞涩,也要倾力为偶像集资应援打榜,甚至不顾这种集资可能最终会因流程过多或去向不明而血本无归。此次‘倒奶事件’又一次让民众直观感想到了‘饭圈’追星的猖獗,这种非理性花费、无把持攀比给青少年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经济包袱,也对他们的价值观发生了不良影响。”

    为偶像花钱不仅是粉丝两厢甘心的自我付出和自我冲动,后援会努力而为的“思维洗礼”也难辞其咎,如“每天省一杯奶茶,哥哥出道就多一分渴望”“少吃一袋零食,就能多买一张专辑”等,都是后援会时常对粉丝们说的话语。

    更有甚者,还有粉丝提倡学生党用花呗为“爱豆”冲商务销量:“××产品直播可能走花呗,分期12个月,一个月十多少块钱,跟我一样的学生党能够考虑。”

    在饭圈文化的影响下,粉丝不仅频频为偶像掏光腰包,甚至在偶像出现劣迹举动时,也失去了辨别是非的能力,第一反应竟是反黑控评。

    在郑宁看来,畸形的“饭圈”是各方主体缺位和失范奇特造成的。无底线追星已经重大影响到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和娱乐行业生态建设,到了亟须整治的地步。“事不宜迟是树立一个体制的多元共治体系,推动‘饭圈’踊跃向上。”

    科学设计选拔机制

    引导粉丝理智追星

    2020年“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中,网信办提出要重点整治引导未成年人无底线追星、“饭圈”互撕、攀比炫富等价值导向不良的信息和行为。

    跟着“饭圈”不正之风的进一步蔓延,5月8日,网信办部署发展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举措,再次指出要标准明星及其背地机构、官方粉丝团的网上行为,严厉打击网络暴力以及网络粉丝群体非理性发声、应援等行为。

    与此同时,行业内部也加大了整治力度。今年2月5日,中国演出行业协会发布《演出行业演艺人员从业自律管理方式(试行)》,清楚规定了演艺职员应当自发按照的从业规范。

    5月10日,北京市广播电视局印发《对进一步增强网络综艺节目治理工作的告知》,在科学设计节目提拔机制,动摇打击非感性应援行动等方面提出了明白恳求,包括制定迷信公平的评分和进级尺度,不得设置“花钱买投票”环节,严禁刻意领导、鼓励网民采取购物、充会员等物质化手段为选手投票。严禁任何机构跟个人以“花钱投票”“集资打投”等情势进行数据造假,搅扰节目选拔。

    “这是一个踊跃的尝试,值得断定。”郑宁说,“各方应尽快转变唯流量论的艺人和节目评价体系,建立以专业技巧、社会责任等为指标的多元评价体系,克制资本无底线扩大的势头。”

    随后,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也宣布布告指出,中国上演行业协会道德建设委员会将针对商业集资以及收受粉丝集资财物的行为启动评议程序,并根据评议结果对涉事演艺人员履行“联合抵制”等行业自律惩戒措施。

    “行业协会的发声能加强对演艺人员、演员经纪机构的教育和引导,传染当前的不良风气。”郑宁倡导,政府部分应协同行业协会,依法科学设定平台、节目制作方、艺人、艺人经纪公司、品牌方等各方主体的义务和行为规范,对艺人和经纪公司加强法治和职业伦理道德培训,对艺人的遵法失德行为发展行业惩戒,对正能量艺人予以褒奖和扶持,保障各方行为有矩。

    “学校和家长应该联手对青少年加强引诱和教导,援助他们健全人格和心智,建立准确的‘三观’,防止被资本驱动下的粉丝经济所绑架,从而损失独破断定的才能。”郑宁说。

    王艳辉认为,想要解决这些问题,应当从源头上对综艺选秀节目进行管控。首先,出台相应的法律法规来标准演艺行业的行为,同时监管局部应该加大监管力度;其次,呐喊平台承担起与其自身影响力相匹配的社会任务,不能把谋利作为独一目的;最后,勾引粉丝理智追星,不要在资本的煽动下盲目成为其获取好处的工具。